正文 第18第章:被怀:疑了?

文 / 飘逸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看病!”苏自坚皱了皱眉头,不觉暗暗担心,自己可不是什么的医生,只是得了那老道一部旧书而以,上面的是些男女亲热之手段,后面则是些普通平常的用药跌打之伤的草药用理,别的可就不会了,他人要他来看病,岂不为难得很。

    “是的呀,昨天你给她母女俩一看,这脚呀就好得差不多了,这事儿一经传外,这全村上下都要找你看一下不可,你不会拒绝吧?”看他满面忧色的样子,恐他拒绝了,那村长老婆讲话岂不如同放屁一般,没人相信了?

    “那都是些啥毛病呀,这关节或是摔伤呀什么的,咱还能看看,这要是很严重的病岂不要让我出丑了。”苏自坚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张德胜大笑道:“你放心好了,这要真是重病的话,大家也不会让你为难,这村里的人呢个个上山打柴呀干些农活,受些小伤小病在所难免,无非就是这些了,所以你不要有害怕的心理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屋外一下子就涌进来七八个村民,他们一齐围观苏自坚在给张春花揉脚上药,都啧啧称奇,这等用药之法真是稀奇,从末见过。

    弄得停当之后,当即有人把他拉到自家中去,那是一位在山上打柴摔倒,脚伤感染发炎化脓,久治不愈。

    苏自坚替数位村民看了之久,手头上没有药,无法医治,村长张德胜与他一起回去与老张头说明了情况,第二天一早他就拿着竹框上山采药去。

    爬到后山中,登上高处,看着青山绿水,心情分外的舒畅,与妻子之间的不快早就抛到九宵云外,渐渐地把她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在山中他跟随老道二个多月,每日里上山采药识药,夜里学习用药用量,针对不同病种伤者之症状,均有一定了解,况且他把那部书带在身上,走得累了坐了下来拿出来慢慢地细品慢嚼。

    天慢慢灰了下来之际,他才提着竹框回到村里,村民早就等着他了,一见他就非常热情地把他拉到自家中,好酒好菜招待。

    当晚他在一家农户里歇息,次日早有人到粮所老张头那儿说声,不用去上班,在村里帮村民治腿治脚,或是一些伤风虚症之类,用法独特,药效显著,深得大家的称赞,对他佩服不已,老张头听说了此事,暗道:不会吧,这小子真有这么神奇?

    他知苏自坚乃因生活作风问题而被下放到这里来,听说他只是靠着老丈人之势才在县城粮所里得了份工作,从末听说有什么过人之处,因此不相信苏自坚有这本事,这常言讲得好,目睹为实,耳闻为虚,连忙跑来亲眼看一看,这小子是如何骗取村民的信任?该不会有诈骗钱财的可能吧?

    他先找了村长张德胜,说明了此事。

    张德胜一脸的不相信,道:“不会吧,这小坚用药好使得很,我老婆和女儿得他用了药后,这脚就不怎么疼了,他要是骗人的话,怎会这么神奇。”最后又道:“要说骗人吧,他从没跟大家提过要钱呀什么的,顶多就是大家硬把他拉到家里来吃顿饭而以,别的什么可没有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样的事呀。”听得村长这么讲,老张头非常吃惊,一脸讶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说我在骗你吧?”张德胜有些不悦,我是谁呀,可是一村之长啊!骗你给我什么好处不成?

    “没!我不是这个意思,而是讲这小坚真有这本事?”低头沉吟,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你去看看就知道了,他要是骗人的话,用药一点效果都没有,大家还会再上他的当吗?”

    老张头点头说道:“这话说得到蛮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张德胜把他带到村民家中,看苏自坚如何替村民治病,见他手法熟练,显是经过明师指点,暗道:他有这个手段,李大雄受伤的时候怎没替他治呢? ( 与寡妇的孽缘:权色官途 http://www.ajeni.com/2/223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ajeni.com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