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章:7医术:出名了

文 / 飘逸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你希望我干些嘛吗?”苏自坚含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大坏蛋。”张春花小声地说道,怕母亲听到不敢大起声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坏蛋不好吗?”边说边拿起她的脚来,替她把鞋脱了。

    张春花自然而然地把脚缩了一缩。

    苏自坚在她脚上拍了一下,道:“老实一点,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正想说你不会又要乱来吧,我妈可是在厨房里呀,你要乱来也不能等没人的时候才那个的吗?可一想到母亲随时都会出来,便不敢说些难听的话,真要被母亲听去了还不羞死人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什么呀,老实一点不行的吗?”用力在她脚上一按,张春花啊地疼得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!轻点行不?”

    “太轻了有啥用处呀,非得用上一些力气不可,不然怎好得快。”边说边动手,不仅揉她脚腕,还故意捣她脚板心,那可是一个敏感部位呀,张春花不仅疼,还有了阵阵痒痒地,不禁轻轻地呻吟出声来。

    伊秀兰把饭端出,刚刚走到门口,忽地听到女儿那怪异的声音,不觉一怔,心中大奇,把脚步放慢放轻走近一看,苏自坚在替女儿揉着脚腕,而女儿居然是一付既痛苦又十分享受的样子,不禁茫然不解:他们……这是干嘛呢?

    她用力的咳了两声,希望女儿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知张春花此时正沉迷在痛苦与畅舒的边沿,根本就没听到她的声音,此时仍是闭着双目享受似的不动。

    伊秀兰轻轻一叹,高声叫道:“你们好了没?”边说边走出。

    苏自坚一见,不敢再乱来,不再揉她脚心,而是正儿八经地替她揉脚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会再吃。”张春花红着脸不敢与母亲目光相接,微微地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“嗯!也好,不过可要快些呀,饭谅就不好吃了。”伊秀兰把饭菜放在桌上,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不解地看着女儿,暗道:揉个脚就真的有那么的舒服?

    苏自坚替张春花揉了会脚,也把捣碎捣烂的草药给她贴上,伊秀兰拿出不用的旧衣服撕了包扎,绿色的草药汁水从她的脚腕上流下,有种谅滋滋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春花看到母亲从在一旁,想到方才自己所发出那怪怪的声音,脸上不禁一热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而伊秀兰则是呆呆出神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!

    苏自坚弄得停当之后,伊秀兰打了盆水来俩人洗手,吃过饭后起身回去。

    伊秀兰相送到门口,道:“有时间你得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理会得,春花这脚一时半会也好不了,我会再替她抓把草药搞上一搞。”挥了挥手别过伊秀兰,边走边想:妈的,这对母女到是蛮不错的,不仅人长得漂亮,又是热情得很,还肯把脚伸来给老子玩,下次一定好好地弄上一弄。

    回来到老张头报了到,接着上岗在仓库里呆着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他又来到村长家,见村长还在家中,不敢乱造次,只得正儿八经地替人家揉脚上药。

    村长张德胜道:“小坚,听说你这药用得好呀,她母女俩对你可是大加赞赏,说个不停,你啥时学得这手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苏自坚呵呵一笑,道:“村长看你说的,这算得啥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自是不认为怎样,可在自这村里可算是个能人了。”山村远离乡镇,上个卫生院什么的也不容易,有人有这手段用上草药,免除了上医院的钱,药用得又是有效,这正是大家看重的。

    “这也叫能人呀,村长你也太会讲话了,咱这要算本事的话,那也不到这山村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听他这么一讲,稍作沉思,想想可能也是,他的本事真要有那么的好,那可是县城医院的医生了,怎会在山村的粮所里当个仓库管理员。

    不过苏自坚能让他老婆与女儿大加称赞,也是不容易,你这要是用得一点效果也没有的话,谁又会说你好话了,他道:“不管怎样,你在咱村里可是能人了,一会还有人要来找你去看病呢?” ( 与寡妇的孽缘:权色官途 http://www.ajeni.com/2/223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ajeni.com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