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5章:啥我没见过呀

文 / 飘逸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苏自坚一下子站稳,另一只手则是抱在她的腰间,这样才能支撑住斜坡上站立。

    张春花愕然地低着头,看着自己胸口的那只手,脸红到了耳根,一颗心突突地跳个不停,心中莫名地欢悦着,浑身有种软酥酥的感觉,不禁把头微微地停靠在他的肩膀上,粗喘着大气,一半是方才的惊吓,一半是苏自坚的虎爪令得她激动紧张。

    过得一会,张春花把声音压得低低地说道:“自坚哥,你的手可以放开了吗?”

    苏自坚这才惊觉自己的手放错了地方,连忙道歉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有……”边说边把手缩了回来,那知张春花的脚已是扭伤,一时站立不住,不觉轻呼了一声,又要倒了下来,苏自坚忙又抱住她,这时可不敢再朝人家的胸口上伸来,不过一个大活人这么倒下,不抱在胸口上还真不知朝哪抱好,这一抱之下又抱住了她的胸部,这次连同两只一起抱,都抱得变形了。

    “张……”张春花红着脸话也讲不出来了,只得乖乖地任由他抱住。

    苏自坚把她翻了过来负在背上,双手抓住她的双腿,把她背下山坡放在地上坐着。

    苏自坚蹲下按摸了一下她的脚根,张春花皱着眉强忍住疼痛,汗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疼吧?”其实不用多问,光是看她的表情就知疼得厉害,道:“你坐着,我上去把竹框与草药捡下来。”

    张春花轻轻地应了一声,不敢抬头看着他,她生平以来那曾与年青男子这么亲密接触过,羞得她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苏自坚上去把竹框与草药捡了下来,道:“你在这坐着,我去把那两味草药采了,顺便采些治治你的脚。”

    快速奔了上去,不大一会就采到了草药,在一块石头上把草药捣烂涂在她脚上,把自己的衣服撕了下来包扎,张春花看着甚是感动,一句话也不讲。

    忙好了停当,苏自坚见她仍是紧皱着眉头,问道:“还很疼的吗?”

    张春花微微地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怎了?”搔了搔头皮,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春花吞吞吐吐,欲言还休。

    “有话你就说的呀,有我在这里还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找个地方,我要……”说到这里,下面的话又停了下来,脸上羞红之极。

    苏自坚看着她茫然不解,道:“有话你就说清楚的呀,这样说个不三不四的,我可听得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春花顿足而道:“你这个人呀,怎就一点都不开窍的呢?”

    苏自坚搔着头皮说道:“开窍!”更是茫然了。

    张春花唉地一声,大急地说道:“我要拉尿呀。”

    苏自坚哈哈地大笑地说道:“拉尿就拉尿呀,有什么不好说的。”接着说道:“那你在这拉,我到下面等你。”起身欲行,张春花却把他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脚疼站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拉尿不是蹲着的吗?站起来干嘛。”苏自坚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站起我怎脱裤子。”

    苏自坚点头说道:“这说得到是。”转头看了一下周围,道:“这都没棵树呀什么的让你扶着,能忍得住不,我把你背到下面去再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可是有点儿急了。”她原就有点尿急,加上脚疼,这下更是难忍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办?”一时不禁皱住眉头,双手扶住她的双臂,道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我可拉不出来。”张春花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办好的呢?”苏自坚也没遇上这事儿过,一时也无法可施。

    张春花轻轻一叹,道:“也只好这样子了。”又道:“你可扶好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自坚一笑说道:“放心好了,我是个结过婚的人,女人身上有啥没见过呀,再说了我站在你的背后啥也看不到,不用担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倒罢了,一说了出来不禁令得张春花脸上大臊,红透了耳根,苏自坚扶着她的双臂,她则腾出手来解裤子,慢慢地蹲了下来。 ( 与寡妇的孽缘:权色官途 http://www.ajeni.com/2/223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ajeni.com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