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章:有小偷?

文 / 飘逸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嗯!你这话说得到蛮有几分道理。”一则是因为自己的大胆,二则是机缘妙凑,遇上她洗澡看个过瘾,这才引起她的好奇之心,俩人成了好事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承认也不行了吧?”王荑荑轻声笑道,心中好生高兴呀。

    “妈的,遇上你这个女贼不承认也不行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骂我是女贼?”一听这话,王荑荑可不依了,又重重地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喂!轻点,你想谋杀呀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那样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个女贼的话,怎会设下套子引老子去上这个当,那晚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出来了故意假装在里面洗澡,好让我去偷看,这样你才有机会那个了。”一把搂住她亲了一下,王荑荑虽说三十多将近四十了,可她那身体必末劳作,又无生活的压力可言,所以身体保养方面还行,还没皱了下来,仍是十分的丰满,这让苏自坚极是满意,所以才想到要到她这儿来试试功夫。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我真的有那么无耻吗?”话中多少有些不满,认为苏自坚是那样的看她的为人。

    苏自坚推了推她道:“怎么!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你那样说我,我能高兴得起来吗?”脸上有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开个玩话你也生气,不是这么开不得玩笑的吧,这样我以后还敢再来吗?”轻叹了一下,欲势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王荑荑急忙把他按住,道:“我也只是开个玩笑了,你也这么容易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!原来是逗我的呀。”暗暗好笑:这还不把你给吓住了,不这样的话叫老子今后的日子怎过了。

    王荑荑唉地一声,道:“你这人嘛,真是叫我说你什么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说你什么的呀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。”

    王荑荑稍停了一停,道:“谁叫我对你那个了,所以呀真的不能说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自坚呵呵一笑,道:“知道就好,搞得老子生气了不再来,看你流不流泪。”

    王荑荑一惊,道:“你不会是这么没良心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良心又不能当饭吃,要来何用,这良心呀是要有回报的,没点回报的话这事儿又有谁肯干了。”

    王荑荑双手压在他胸口上,一双眼睛凝视他良久,小声地问道:“你要的回报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自坚呵呵一笑,道:“宝贝,我要你回报是什么你还会不知道的吗?”搂着她的手不禁紧了一紧,不住地吻着她。

    王荑荑这才明白他所说的回报是啥意思,这也正是她所要的,心中欢畅之极,不住地回应着他,俩人搂在一起过了一会,王荑荑感觉得他又那个了,在大笑中翻滚在床上,一番胡天胡地起来。

    一觉到天明,俩人都着实的疲惫不堪,不想起床,仍是搂在一起亲热,直到午时才床。

    王荑荑去开店门,顺便煮了午饭来一起吃,小店的后面有块菜地,是王荑荑自耕自种的,锅里还有两天前她买来的五花肉,煮了来吃,苏自坚到也不理会那许多,难得有人对自己这么的好,在老婆李晓倩那得不到的在王荑荑这里心满意足,快活无比,乐不思蜀,这一淄住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这日一早,对王荑荑说要回去工作了,王荑荑缠住他不放,俩人在床上一呆就是两个多钟头,她怕苏自坚这一走了之后几时再来不得而知,所以要把他全部的爱通通在一早之间得到。

    相聚是快乐的,分手则是伤心难过的。

    相聚时光虽短,俩人却是感到无比快乐,尽管年纪上相差甚远,然这一切都隔阻不了俩人之间原始欲望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远去,泪水仍是禁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喜忧渗半的复杂心情难以言喻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毕竟自己年纪与苏自坚相差那么的大,况且他在家里头还有老婆,俩人之间只有雨水之情,这辈子中休想再要有进一步的感情在内,而且苏自坚能来看望她,给了她无比的满足,这就叫她莫大的欢喜了。

    坐在班车上,车子正要开走之际,忽地车内一阵哄乱起来,有人大嚷了起来:“小偷!有人偷钱呀!” ( 与寡妇的孽缘:权色官途 http://www.ajeni.com/2/223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ajeni.com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