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章:河边洗澡的女人

文 / 飘逸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到了下属粮所后,找到粮所主任听他安排了住宿与工作之地,主任老张头是个五十多岁的瘦小汉子,他早接到上头传下的文件,知道苏自坚是在生活作风上犯了错误的人,恐他在村里乱搞,就把他派到粮所的仓库,让他看守着国家储备的粮食,这里十多间仓库放满了粮食,离村庄稍稍远些,平时难得有人到来,也只有收稻谷的时候才人气热闹。

    苏自坚每天无所事事,一个人呆在这里实在闷得发慌,这粮食到也不是每天都有人要来装车运走,找老张头拿了鱼杆丝线,借把锄头挖些蚯蚓去钓鱼。

    河里的鱼到是不少,又很容易上钩,这肉没得吃,这鱼餐餐让他吃都吃腻了。

    这天,虽拿了鱼杆来到河边,他却没有钓鱼之意,把鱼杆丢在地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耳中听到一阵热闹的吵杂声,起身顺着声音看去,却见河中有人在洗澡,而且是几个女子,人人都光着身子潜在水中游戏,有老有小有年青的,她们不加顾忌地在河中洗玩。

    这种情景苏自坚几曾见过,急忙躲到草丛中去,伸长着头在探望,直看得脸红心跳不已,暗道:他妈的,这是什么世道呀,老子就因为是犯了这样的错误才被流放到这里来,那知怕什么偏偏叫你遇上什么,难道真的要叫我再犯一次错不成。

    好在前段时间与王荑荑交好睡在一起,让他尝尽了夫妻之情,男女之欢,懂得如何来克制内心的激动,不至于一下子就冲到河边放声大笑,惊吓美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暗暗一叹:唉!老子也就这个命了,这有老婆跟没老婆一个样,这李晓倩怎说也是个女人吧,她怎就跟别人不同的呢?想想看欧雁梅与王荑荑,那可是何等般的*快活,可她自打跟我结婚的那天起,冷得跟块木头没啥两样,这人跟人的差别怎就这么大的呢?

    接着又暗道:她到底有啥毛病不爱这玩意?既是不爱这玩意干嘛要结婚,害得老子的日子难过之极,看来得想个办法来跟她把婚给离了,就算是娶了个年纪大的王荑荑也好过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苏自坚自伤自怜,叹气不已,把头摇了又摇,苦苦地思索着要怎样来跟李晓倩离婚不可。

    李晓倩的父亲在县城粮所当领导,自己高中毕业后通过熟人介绍认识她,交往一段时间后俩人就结了婚,婚后她父亲通过关系把自己从农村搞到县城粮所工作,由于出了欧雁梅这件事,又被她父亲打压下来分派到这种鸟都不生蛋之地来,再这么下去非得闷出毛病来不可。

    心想如果真的跟李晓倩离了婚,那自己在县城的工作非得搞掉不可,说不定还得回到农村来,可不离婚嘛这结婚跟不结婚的人又有什么两样,人家就算是夫妻分居两地,可还有相聚的时候,自己就算是回到她的身边来,她也不会让自己碰她一碰,这叫啥日子的呢?

    思之再三,脑袋都想得痛了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不禁叹道:“看来我就这个命了,有老婆跟没老婆没啥分别。”

    拿起鱼杆打算回去,再这么看下去只会让自己难受而以,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也想过要到小镇上找王荑荑,以解寂寞之情,可这一来二去的几十公里,这两天才有一趟班车,路程遥远不说,没事不见人影,仓库要是有点啥事造成损失那是要坐牢的,轻叹了一下摇头即走。

    哪知刚走几步,耳中就听到那几位在河中洗澡女子的尖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苏自坚吃了一惊,只道自己一时大意没悄悄的走人,让她们给发现了,他正想快步奔逃,却听到一个男人的大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接着又听到有人扑向水中的响声传来。

    他怔了一怔,回头一看,只见河中那几个女子拼命的游向岸边,有一个男子却游向一个女子,一下子就把她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女子吓得不轻,游上了岸衣服也不穿,拿在手中就跑得人影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被男子抓住的女子拼命地挣扎着,不住地大叫:“快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大笑道:“放开你,干嘛要放开你。”

    把她拖向岸边,按在草地上压将下来。 ( 与寡妇的孽缘:权色官途 http://www.ajeni.com/2/223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ajeni.com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